在中纪委网站留言得到的回复是"已提交",这个"已提交"是什么意思?

“已提交”的意识是:你所提交的内容已提交该网站,一般该网站会在相应回答拦内,有一个自动的答复。如涉及党风党纪问题,由中纪委党风党纪监督室和国务院纠风办的相关部门处理,会及时由一个答复如下:感谢您对“纠

“已提交”的意识是:你所提交的内容已提交该网站,一般该网站会在相应回答拦内,有一个自动的答复。如涉及党风党纪问题,由中纪委党风党纪监督室和国务院纠风办的相关部门处理,会及时由一个答复如下:感谢您对“纠风之窗”的关注和支持!我们将尽快办理您的信访件,请耐心等候。

■今天在中纪委的通知中读到一个词"孳息"请问是什么意思?

孳息指由原物所产生的收益。在民法上,孳息分为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

天然孳息指因物的自然属性而获得的收益,如果树结的果实、母畜生的幼畜。法定孳息指因法律关系所获得的收益,如出租人根据租赁合同收取的租金、贷款人根据贷款合同取得的利息等。

■如何当上"中纪委监察员"?

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报考中纪委监察部

不过据说很x的,我两个同学都考上了,笔试面试体检政审都过了,最后被刷了

■中纪委"新五类"标准?

中纪委对反映干部问题线索的分类处置标准进行了调整,调整后为五类,即:拟立案、初核、谈话函询、暂存和了结。 2014年1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十八届中纪委三次全会的工作报告中强调,对掌握的反映中管干部问题线索进行全面彻底清理,摸清底数,连续4轮听取汇报。研究制定拟立案、初核、暂存、留存和了结5类处置标准,强化审查办案全过程管理。下发加强和规范反映领导干部问题线索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对问题线索全面清理,执行分类处置标准。严格办案程序,完善和细化初核、立案调查等各项制度。

■中央纪委在\"反腐新常态\"下将有哪些新作为

中央纪委在\"反腐新常态\"下的新作为有:1、点名通报。2、开门反腐。3、揪住小事。4、敢查内鬼。5、国际合作。7、打破惯例。8、明确重点。9、巡视尖兵。10、扎紧笼子。

■"中纪委以空降方式介入 ”其中“空降”一词为何意?

空降的意思有两层,第一层是指任命纪委书记,在地方上成长起来的干部,监督起同级干部多少有点顾忌,而“空降”纪委书记,即使提名权不变,那么也有其优势——新纪委书记人际关系简单,监督起来更易客观公正。

第二层意思是指查办案件,原属检察院或省市一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查处的贪污或商业贿赂案件,中纪委派员督办甚至直接成立专案组亲办,此举凸显该案件之重要性。

■怎么看中纪委晒6央企巡视清单 均有\"身边人腐败\"问题对股票又有何种影响

管理层会针对所存在的问题提出意见,对上市公司进行监管,规范市场行为。一般对股票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被中纪委双轨..."这个“双轨”是什么意思?

双规是中国共产党在进行纪律检查方面调查的一个名词和动词,是“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接受调查”的简称。双规通常用于查处腐败分子,被双规的官员通常被从家或办公室带走,或在参加会议时被限制人身自由。在规定地点、规定时间必须交代问题.

两规"最早见于1990年12月9日国务院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条例》(1997年5月9日废止),条例中明确规定:监察机关在案件调查中有权"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监察事项涉及的问题做出解释和说明"。1997年5月9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有权"责令有违反行政纪律嫌疑的人员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对调查事项涉及的问题做出解释和说明"。《监察法》中,"两指"代替了原行政监察条例中的"两规",成为突破要案的一种行之有效的重要手段。

■有没有一个小品叫做"乘车"的?还有一个"马路卫士"?

是冯巩2008年春晚《公交协奏曲》和同年韩雪、句号和周玮联袂表演的小品《马路卫士》吧

公交协奏曲 表演:冯巩、阎学晶、王宝强、潘斌龙

原作:薛晶《多投了四块钱》

地点:一辆公交车上,工会大楼~西单路口东区间。

阎学晶饰售票员 冯巩饰乘客 王宝强饰民工

潘斌龙饰老奶奶(反串)

阎:(上)亲爱的乘客朋友们,大家好!(指向投币箱)如今实行刷卡、投币了,我这售票员更加神气了,当上督导不用再数人民币了,热情服务,我就像打了兴奋剂了!哟,今儿上车人真多!啊?刚下车的,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还有人上吗?没人我们可要开车了!关门儿!

(乘客冯巩眼看车就要走了,从后面跑来,要上车。)

冯:(从后台急上)等会儿!我不是人哪?(上)哎呀,您瞧我这人缘混的,我都赶不上车了,这哥几个还鼓掌呢!朋友们,我是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以前我挤公交的时候,人骑自行车,我刚骑自行车,人又骑摩托了,我刚骑摩托,人又开汽车了,我刚开汽车,人又改无车日了,我还得坐公交,合着这是屎壳郎上环岛,我又转回来了,鳄鱼变壁虎,我越活越抽抽了!

阎:嗨!那大脑袋!你还上不上哪?

冯:(环视四周)叫你哪?

阎:叫你呢!

冯:(轻蔑地)一点层次都没有,都什么年代了,还管他叫大脑袋?

阎:那应该叫……? 冯:巨头!

阎:(笑)还巨头呢?哎,哥们儿……

冯:谁是你哥们儿?离远点!怎么称呼的?初恋情儿!记得第一次见面吗?

阎:嗯?

冯:你为了追逃票,把脚崴了,骨折!是我把你背到医院又背回家!后来每次到医院你都让我背着!朋友们,她们家住六楼啊!我送她二十多回,她也没反应!二楼有一哥们儿,长得跟李咏似的,送她一回就归她了!(李咏表情怪异地看着他。)为什么?我傻呀!我送她我是背着,这李咏是抱着!(李咏也笑了。)我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阎:(拉冯上车)你给我上来嘛!(冯退了几步。)

冯:人家小时候是扔链球的!

阎:关门!

(响起“嘀嘀”声,车开始行驶,冯握住扶手。)上车的乘客请自觉刷卡啊!

冯:一定要刷卡啊!千万别拿名片、扑克牌瞎蹭!

阎:没卡的请主动掏钱投币啊!

冯:掏钱一定掏自己的兜啊!

阎:(对冯)说你呢,投币!

冯:哟,家属也投币啊?

阎:哎,你谁家属啊?

冯:哎哟,就为咱俩的事没成,你爸觉得特对不起我!那天他一激动,不认我做干爹吗?这……啊不,我认他做干爹吗?当天晚上带着你爸妈香山赏月!

阎:嘿哟,还好意思说呢?从香山下来,就为一公里省一块钱?不坐出租打摩的!半路上车就坏了,率领我爸妈集体推车!等把车推到天安门,天都亮了!

冯:那二老还赶上升旗了呢。

阎:嘿哟,幸亏当年我这朵鲜花没插在这牛粪上!

冯:就你这模样有地儿插就不错了!(思索自己的长相)越长越像冯巩!(阎走到他背后。冯不满地)李咏啊李咏,砸手里了!

阎:(吐口水)

冯:哎呀!要想皮肤好,还得使太太口服液啊!

阎:投币!没带钱吗?

冯:骨子里就不是我们北京人!(阎坐下。)我们北京人,兜里不揣个三千五千的,都不敢出门!掏的就大票儿,认识吗?五块的!这兜还有!一块的!五块的!一块的!投币要投一块的!(但他把五块的放投币箱里了。)这样的动作是很帅的!

阎:(笑)

冯:我这儿它投的是五块的!(拍投币箱)

阎:干嘛,干嘛,干嘛呀?

冯:我把它拍出来。

阎:哎呦诶!您还在乎这个?您北京人,兜里不揣个三千五千的,都不敢出门!

冯:你少啰嗦!你赶紧把这打开!

阎:对不起,我们督导员不允许带钥匙!

冯:为什么?

阎:这是甲鱼的臀部,规定(龟腚)!

冯:规定就规定吧,你老看我脸干嘛呀?那一会儿谁上车把钱直接给我!

阎:乘客不能收乘客钱,这是规定!

冯:那谁给我四块钱?到站上我管他们再要!

阎:我? 冯:哎!

阎:哈哈哈哈哈哈,我兜里钱是私人的,那箱子里是公家的,公私不能混了,这是规定!(又坐下)

冯:合着你们公司那点儿规全是为我一个人定的?行,一会儿谁上车了,甭投币,我请客!

阎:有这必要吗?

冯:太有必要了!这是小甲鱼的臀部,新规定(龟腚)!

(响起“嘀嘀”声,车停下,车门打开。)

阎:车到站了,注意安全!有卡刷卡,投币一元!

冯:(凑到阎身边)这儿请客,不要钱!

(潘斌龙,反串一位老奶奶,上。)

潘: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是越活越年轻!朋友们,你们看看我长的,像不像刘德华的妹妹?

冯:(指潘)我看你像赵本山的姑姑!

潘:我说德华呀!

冯:德华?我有这么靓仔吗?

潘:忒有啊!你的猪八戒演的是太好了!马德华呀?这趟车是从电视台来的不?

冯:就是那个方向!上车吧您那!(把潘提溜到座位上。)

(响起“嘀嘀”声,车开始行驶。)

潘:啊?我说司机呀,这车咋会开了呢?

冯:不开能到站吗?今儿个您算来着了!

潘:我来着啥?我来着啥?我来车站接孙子,你把我拉车上走啥?

冯:哎哟!奶奶,您不是坐车的?

潘:奶奶?我都没你这么个孙子!这倒好,亲孙子没接成,碰了个装孙子的!

冯:这事是不赖我,咱奶奶没说清楚,是不是啊?

潘:我说清楚?你说我跟你说清楚吗?(被冯往后推了一把,阎在后面推着。)我凭啥跟你说清楚啊?我认识你是谁啊,我就跟你说清楚?我现在在哪儿都不清楚,我跟你说清楚,你还不是我大孙子呢你啊!(被阎阻止住。)

冯:坏了,这奶奶是跳街舞的!

阎:行了!

冯:哎哟,奶奶,您甭着急,我再给您一块钱,您再坐回去不就完了吗?

阎:到站了。(车停住,车门打开。)

潘:这不瞎耽误工夫吗?

冯:再见了奶奶!

潘:再见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往后退了几步。下。)

冯:慢点!哎,停,这还回不来了还!

阎:嗨!你捅娄子呢吧?

冯:这叫捅娄子?这叫做好事未遂!哎哟,这……我说,我总是习惯性助人!你要是爱喜剧,我就(是)陈佩斯。

阎:开车!

冯:你要看电影,我就是张柏芝。你要腰腿疼,我就是按摩师,你要爱美食,我就是名小吃。

阎:我儿子爱尿床。 冯:我就是尿不湿! 阎:(笑)像!

冯:哟,外国朋友?(说起极不标准的英语)微儿康姆-凸儿 北京!嘿,哥们儿,凸儿北京,凸儿北……(阎往后看。)那是法国人。

阎:嗯!

冯:知道刚才我说的什么吗?正宗的英语,微儿康姆-凸儿 北京!

阎:哎,就会这一句吧?

冯:到天津我也会了。(学起天津话)微儿康姆-凸儿-啊天津!到上海怎么办?(学上海话)微儿康姆-凸儿 上海!好不啦!

阎:你要到内蒙呢?

冯:到内蒙那就得,(学起《吉祥三宝》的调子,跳起蒙古舞)微儿康姆-凸儿 内蒙哟……(踢到椅子了)

阎:那要是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呢?

冯:那就得,微儿康姆-凸儿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那地儿冷吗,那地儿?

阎:我看你更冷!车到站了!(车停下,车门打开)有卡刷卡,投币一元!

冯:我今儿请客不要钱!

(王宝强,扮演一名农民工,齐步走来。)

王:农民工前进了,一,二,一,二,一,二,一,二……

冯:向左转,走!

王:一,二,一……(碰到投币箱,停下。)

冯:哎?哎?

王:(觉得转向)俺咋就转向了?

冯:啊,朋友们,这哥们儿长得跟傻根儿似的!哎我说兄弟,你们一共几位啊?

王:五位。

冯:嘿哟,这个福娃宝贝,哈哈哈,上车!

王:俺不认识你呀?

冯:上来不就认识了吗?我请客!

王:真的? 冯:对! 王:那多不好意思啊! 冯:上。 王:上。

(响起“嘀嘀”声,车开始行驶。)

王:大哥,你为啥要请俺们哪?

冯:为什么要请你们?就因为你们是北京人!你们为北京做了多大的贡献啊?水立方,鸟巢,国家大剧院,你说,一共盖多少了?

王:大哥,你认错人了,俺们不是盖楼的。

冯:你们是…… 王:拆楼的! 阎:(笑)

冯:不拆能盖吗?就这钱甭找喽!

阎:谁找谁呢?您还差我一块呢!

冯:你不识数啊,我这……五块钱!

阎:你不是人哪?

冯:我……也算,哎,我说,农民工可不容易,你给打个八折!

阎:农民工坐车没钱?我都可以给!关键是,今儿有人请客呀!(也学起《吉祥三宝》的调子)威尔康姆凸儿北京哟喂……

冯:这跟老太太跳街舞是一组合。(转向王)哎兄弟,商量商量您能不能给我凑一块钱,算是请我行吧?

王:不成!俺没钱! 冯:没钱你们上车啊?

王:谁上车了?你要不说请客,俺们顺着车站,走着就去了!

冯:你们就不能给我凑一块钱?

王:大哥,你不知道,俺们农民工挣钱不容易啊!出钱,更难!

冯:那……给我掏一块钱。

王:不用。

冯:没有你五十那兜啊?

王:俺屋里是空的! 冯:你有钱! 王:没有! 冯:你有钱!

王:大哥!俺为的不是钱,是命!这是兄弟们捐的救命的钱呀!

冯:救命钱?

王:俺同伴有弓腰,她老婆生孩子,难产大出血,这钱全交了押金,还差一千多了!

冯:那捐一千也不能五人一块去呀?

王:俺们还得献血呢!大夫说了,他老婆那血不是人血呀!不……不是一般人的血呀!俺们这,a,b,c,d,e,f,g的血型,你得凑齐了啊!

阎:你别着急,这票我给你免了!

王:你闭嘴!

冯:拿国家的钱做人情,你丢不丢人啊?你兜里真没钱啊?

王:真没钱!我这……我这兜比脸都干净!

阎:(堵投币口)

冯:你过来!你把这拿着。(拿出信用卡)

王:这是啥?

冯:这是我那工资卡,你交押金去。

王:我不要。 冯:你拿着。 王:不要。

冯:你拿着,你拿着!(把信用卡拍到王手中。)我这点钱对我北京人,它真难攒!

王:真难攒!

冯:真难攒就拿着!我媳妇生孩子的时候,也难产。那天正巧儿它下大雪!我送她去医院的路上,那车堵的,跟停车场似的!还就是几个农民工兄弟,把我媳妇抬到医院,还给她输了血。大夫说晚来一步,嘿你还别说,以前我媳妇不爱干活。自从输了血之后嘿,两袋大米十棵白菜,扛着上八楼了!后来一打听啊,输血的那几个农民工哥们儿啊,是搬家公司的!我媳妇的命啊,是农民工给的。那农民工的媳妇就是我媳妇,不不,媳妇的妹妹。

王:大哥,我替产妇谢谢你了!(跪下)

冯:你起来!你起来呀!这这,干什么?

王:啥也不说了,今后你老婆再生孩子,难产大出血,俺农民工啥血型都有!

冯:谢谢!不过,没什么机会了。

(响起“嘀嘀”声,车停下,车门打开。)

阎:乘客朋友们注意了,西单到了。

冯:我得下车了。

阎;哎,你等等,你还没到站呢。

冯:那就更得下车了!我请他们客坐车,我自己逃票?你以为我这是自己的脸吗?这是北京!北京!(要下。)

阎:哎,哎,你把卡给他了,回家你媳妇能交代吗?

冯:一听你老公就不是我们北京人!我们北京爷们儿在家里,个个都是皇上啊!嗨,一会儿我带着我媳妇到医院去看你们啊!

王:嫂子就不用去啦?

冯:她必须得去!她不知道我钱花哪儿了,她不得抽死我呀?

阎:哎,你刚才不是说在家是皇上吗?

冯:我当然是皇上!但我媳妇在家,人家垂帘听政!(下。)

王:大哥!再见了!

(响起“嘀嘀”声,车开始行驶。)

阎:再见!
  • 共2页
  • 1
  • 2

相关阅读